Web3.0重新来临-第一篇:跨链和跨协议
发布于 3 个月前 作者 yuelipeng 173 次浏览 最后一次编辑是 2 个月前 来自 用户社区

原文:https://blog.stephantual.com/web-3-0-revisited-part-one-across-chains-and-across-protocols-4282b01054c5

关于作者:Stephan Tual是Slock.it的创始人和COO、以太坊前CCO。Stephan20年IT生涯中做个三个初创企业,并把他的经验都带到了Slock.it项目中。在发现区块链之前,Stephan是伦敦一家数据分析公司的CTO,客户包含VISA和BP。他目前的关注方向是区块链技术和硬件集成的交叉领域,或者说是“物体经济“的一部分。Twitter: @stephantual,邮件: stephan@slock.it

5954d6d3e5fcb.png

这是我介绍“Web3.0”概念下各种组合技术的第一个系列。尤其会深入地介绍2016年末发表的多链论文Polkadot,描述它在不断增长的异构行业环境中的重大意义。

5954d723e8043.png

Web3.0的技术栈,已经极度简化了(爱信不信)

区块链2017:一片混乱

当我和一些区块链相关的企业组织讨论的时候,我经常碰到他们对一些非技术的合作伙伴讲解他们最新的技术。面对这么多决策者,这么多字幕缩写、宣传、显示屏上的各种软件,让我感到眼花缭乱。

数十个企业级的区块链实现、公有链、私有链、有权限链、状态通道等都在竞争,背后是各种共识机制:PoA(权限轮流)、PoS(权益证明)、PoW(工作量证明)、基于SGX的PoET(基于可信硬件执行环境的消逝时间证明)、以及其他很多很多。他们在拜占庭容错的网络中可以承诺达到巨大数量的每秒交易数,还介绍了一些既没有块也没有链的新区块链,有些甚至逼近了CAP定理。

而且我只是接触了一些和共识、状态机相关的人。对于这么多的协议,你还需要添加一个去中心化文件系统、一个去中心化消息层、还有六七个Dapp浏览器功能。为了应对他们特有的需求,有些还需要有底层加密货币。

短期的将来:碎片化……更碎片化

这篇文章里,即使是区块链领域里最顶尖的专家也不能简单地100%总结出 “Web3.0“将来的所需的全部协议,我们中的大多数都对以太坊投入过很大的热情,因为它描绘了一个去中心化的Web,不需要类似亚马逊和谷歌这类中心化服务,会是一个有超多用户的应用平台。Gavin Wood最早在2014年的文章中(还有一篇非技术的版本)提到了建设类似于Shh(Whisper),Bzz(Swarm)等技术的方向,还有一些目前成长中的公司类型和技术栈(类似Status.im,Etherisc等)。

但就像我们花了20年才搞定HTML/JavaScript/CSS呈现的“Web2.0“HTTP层一样,,我们也可能(其实是肯定)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来定义Web3.0时代的去中心化Dapp架构。实际上,我预言未来三年里会有非常多的无用的碎片技术自称为“去中心化技术“,里面可能只有一个可以用来快速投机的加密代币。

5954d75a995d4.png

这张图是我在2014年以太坊的PPT里用来介绍Web3的。

Ian Meikle根据Parity科技Gavin Wood描述的概念画的。

当然很多人非常感兴趣于他们心爱的加密货币价格,这篇文章可能会让他们产生怀疑。不过他们可能需要停止从那些自称大师的人那里获取新闻,而是和那些真正写代码的人聊聊。如果你去检查那些Dapps的GitHub仓库,你会发现只有很少的开发人员是100%地在EVM、比特币或Zcash等上开发的。

我的公司Slock.it,和很多其他区块链初创企业一样,很早就开始深入调查状态通道了。我们知道把所有的事情都运行在以太坊区块链上是不切实际的,原因有如下三点:

  • 首先不过也只是临时的,也是因为最近发现的gas动态价格调整的问题,100%地在以太坊上操作已经变得非常昂贵。以太坊理论上最小的gas价格是其面值的最小额,1wei(基本已经是0)。这里有一个隐藏却是现实的经济问题,以太币的价格越高,交易需要消耗的成本也越高。固然将来这可以通过一个硬分叉来修改,但也反映了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 第二是以太坊从没有声明他们的区块链会是一个完美的、便宜的、结构化的去中心化二进制数据容器,或有一个可伸缩的消息层。相反刚才所列举的技术栈中一些第三方的去中心化存储系统和消息队列系统,我还在以太坊的时候还是它宣传材料的一部分。至少有三个协议有助于建立一个革命性的web体验,却一直没有太大进展。很难相信Alex van负责的去中心化浏览器Mist已经可以追溯到2014年11月。

  • 最终,不管相不相信,一些联盟链或主题链会变得非常有价值。他们提供了公有链所没有的伸缩性和隐私性。虽然我的确最早认为公有链会最终胜出,但我也第一个鼓励我们的企业客户尽可能去使用公有链。我还告诉我们的合作伙伴,即使只有一部分企业区块链提议,也要积极拥抱这些已证明的策略。然而这掩盖不了如下事实:如果我们想要在公有链上有隐私性,加密的数据可以自主地在合约里参与运算,那么我们需要某些同态加密算法或可伸缩的零知识证明方案。不幸的是,这些技术离主流的可实用性至少还有十几年的时间。

坚持务实主义

目前即使最大的企业也理解了:从长远来看他们必须连接公有链和其他开放平台。并且最终会形成一个公共标准。

同时,我们对多链和多协议网络的需求就非常必要了,它们能从状态机中分离出共识,就像以太坊图灵完备的虚拟机对于这 么 多比特币协议是无关的一样。

每当一个将来的Dapp宣布他们将支持状态通道,每当一个黑客马拉松队伍决定使用Zcash来保护他们的隐私,每当一个中层管理人员决定在Hyperledger上做东西时,而只是因为“只要雇佣了IBM就不会被开除“的时候,这些场景都预示了我们需要多协议来推动我们走向完全多链的将来。

Polkadot项目提供了一个跨链通信的协议层,就像以前的以太坊一样,有非常大的潜力,但由于承载了过多的技术复杂性,有损于它的意义。在我下一篇的博客中,我会对白皮书进行概述,将它的技术概念转成平白的英语(ps:我会再转换成中文),让你可以在其价值主张上加入自己的想法。

回到顶部